272月2015星期五

【黃SIR看世界】專欄-和鄭伊健同行遇上的心驚插曲(2015年02月27日《東方日報》)

俄羅斯首都莫斯科著名景點紅場,四周被列寧墓、聖巴西爾大教堂和克里姆林宮等包圍著,建築物多為蔥頭圓頂和方形攢尖頂,充滿俄國特色。有一年,康泰旅行社獲無線電視邀請拍攝莫斯科旅遊特輯,由主持人祝文君訪問我。康泰同時亦贊助鄭伊健及一眾工作人員一同飛到紅場拍攝音樂特輯。

猶記得當年我和伊健因工作繁忙,只能在莫斯科短暫停留幾天,完成拍攝後需先回港, TVB更委託我擔任鄭伊健「保母」。我和伊健一同坐在商務艙,座位隔著一條短走廊,大家上機後便談天說地,交換旅遊心得。但當伊健談到累,睡著了,我卻遇上一段令人心驚的插曲。

我開始留意到,身旁坐著一名約三十多歲、身穿橙色皮褸的男子,他看上去還算醒目,但卻一直皺著眉,怒氣沖沖,我友善地和他對望了兩眼,向他微笑,那男子終於忍不住開口︰「先生,我肚子很餓,有沒有東西給我充飢?」

由於當時飛機起飛不久,尚未有飛機餐供應,幸好當時俄羅斯仍屬發展早期,我會隨身帶備小食,尚餘一條大梳打餅乾,放了在行李架上,我隨即拿給他吃。男子一見到餅乾,即狼吞虎嚥,拿著餅乾如刨栗米般,連一口水也沒有飲狂吞。他的飢餓程度,令我十分驚慌,也是我人生中見過最飢餓的人! 我害怕他哽到:「你慢慢吃。為什麼你會這麼肚餓? 小心吃得太脹不好。」男子回答︰「先生,我兩天兩夜沒吃東西了!」隨即道出其辛酸經歷。

原來他是一名「空中飛球」。在七、八十年代的中國,不少人為改善生活,常冒險以假護照或不同身份飛往南美、美國等國,他們通常由香港上機,輾轉飛往不同國家,途中把護照、身份證明撕掉,再申請成難民。有些人成功,有些人失敗,失敗的只能在空中飛來飛去,故有此名。那男子原打算往南美,先由香港飛往俄羅斯,但被俄國指其偽造簽證,被拒入境,並將他拘留,待兩日後原機遣返。但俄國不是一個講人權的國家,他被扣留期間,俄國無提供膳食、他亦無法離開機場拘留室,拘留室內只有馬桶和廁所水。在無可選擇下,他唯有飲廁所水充飢,被禁的兩天餓得半死!

聽到他的經歷,我開始驚慌。這班機為俄羅斯客機,他剛被俄國這樣對待,感到非常憤怒,俄國沒有任何戒備,便將他掉進較少客人的商務艙,卻又不安撫他、沒有提供任何食物,換了是任何人也感憤怒吧!想到這裏,我擔心他會否做出不理智行為,若他走進駕駛艙脅持機師,我們怎算?為了全機人的安全,我全程都非常照顧他,希望令他息怒。

我以往搭長途機也會看一套小說,但這程由莫斯科飛往香港的逾11小時,我沒有看書,更不敢睡覺。而伊健和機上其他乘客,則安然睡覺,只有坐在人球身旁的我,有得震,無得瞓。

康泰董事長
黃士心

 

康泰旅行社曾贊助無線電視到俄羅斯拍攝旅遊節目,我當時更接受主持祝文君訪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