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8月2015星期四

【黃SIR看世界】專欄-識途老馬也中伏 (2015年08月21日《頭條日報》)

的士是全世界最方便的交通工具,呼之則來,揮之則去,旅客可省卻包車的煩惱,也可減低被當水魚劏的機會。柬埔寨以前是一個沒有的士的國家,對旅客來說極度不方便,即使是首都金邊前往各景點,路程頗為遙遠,每到一景點都要包車來包車去,而且當地司機計車費,是以美金計算的,這樣來來回回,旅遊成本都幾重皮。說起包車,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到北京公幹的一次經歷,可算是老貓燒鬚了!

二十多年前獨個兒到北京公幹,當時外地人所用全是外匯券,價格是以港幣兌算,一般老百姓則不會用外匯券。我當時包了一架平治房車,每天為300元。當時包了第一天、第二天都沒有問題,還覺得服務不錯,價錢也合理。到了第三天,包車司機問我:「老闆,你今天有沒有事做?」我說:「工作都辦完了,也沒什麼特別事做。」那司機提議我不如到天津食個午飯,當順道走一圈逛逛,去程只需1.5小時,來回只消三小時,他還推介天津有最著名的「狗不理」包,十分美味,一場到來,必須品嚐。當天反正有空,我聽從包車司機的提議往天津吃午飯去了。

一籠狗不理包一打只需三元,兩打只需六元,便宜得很,我索性買了二十元的狗不理包打包回飯店。返回北京,正當我很開心結算包車錢時,司機卻跟我說要付「公里費」!那司機說原來包車的300元,只包走20公里路,若超過20公里路以後,則每公里收費,由於他車了我到天津,來回已經走了二百六十多公里路,司機算一算告訴我,我需付1600元公里費,另加300元包車費。價錢足足是包車費的六倍!我滿肚子屈氣,包車原來有這條規例,司機卻故意不說清楚,而我自己也算是識途老馬,卻一時疏忽,心掛著吃熱辣辣的狗不理包,卻未有問清楚,中伏了,唯有向司機呻兩句:「你應該說得清清楚楚嘛!」然後乖乖付鈔。


康泰董事長
黃士心

 

不到長城非好漢,當年帶狀元遊北京,我也順道到長城一遊。